据威廉希尔北京时间2018年1月17日报道,「国体法」修正通过之后,国内各单项运动协会改选在即,像铁人三项运动协会近来就传出许多不同声音,基层新锐教练魏振展特地投书媒体,分享从选手到教练的过来人经验,呼吁各界团结打拼,提升实力走出台湾、迈向国际!这篇「来自铁人教练的告白」全文如下:「2008年末代统一盃铁人三项在日月潭盛大举行,当时两天赛事全程、半程及接力,参赛选手共4700多人参加,当时的盛况至今都历历在目,比赛最终由谢昇谚获得冠军,隔天报纸他与家人相拥的画面,我还烙印在脑海中,当时我获得第二名,当然记得所有比赛时的每一个场景。这次比赛新闻媒体广为宣传及报导,当时的篇幅更大于台湾风行已久的棒球及篮球,铁人三项从此受到更多民众的关注,台湾也逐渐流行这项运动,也成为各大企业鼓励员工参与,挑战自我的运动之一,当时协会在网路社群尚未发达的时代,为铁人三项做出的努力,来达成全民运动的实现,这是在我2005年投入铁人三项运动后第一次见到的光荣景象。
2005年第一次代表国家参加亚洲锦标赛,抱著相当兴奋及期待的心情来到新加坡,由于首次穿上铁人三项运动国家队服,也是我第一年从田径选手转成铁人三项选手的国际赛事,我以为我做足了淮备,也自信满满的挑战国际舞台,但毕竟还是菜鸟,出国才知道ITU(International Triathlon Union)规则铁人衣要后拉式拉鍊、低风阻把手不能超过煞车把手、比赛有分菁英组 (Elite)、U23 (under 23 years)及Junior (Under 19 years)、自行车可以轮车 (Draft)、ITU比赛都用英文报告等蠢事,最终比赛结果获得U23的最后一名,这场的挫败摧毁我的身体,但反而激发我不服输的心理,同时也更开创我一连串铁人生涯的发展。
13年的铁人三项运动生涯,从选手到教练,参与的赛事超过百场,投入训练的距离也能绕行台湾好几圈,这几年也非常努力在铁人三项运动的发展,这一切能够如此幸运从事铁人三项相关领域的工作,这些都归功目前铁人三项协会所有一起努力的长辈,曾经我抱怨过2006的亚运选拔制度,也质疑每一场国手选拔的标淮,但近年有机会担任铁人三项协会国家队教练,才了解这些当初的抱怨及质疑都是自己认知不够,直到后来也才明白选训辅上的条件都有体育署派任的专业委员来检视这些规范,举例来说自2006年亚运会铁人三项首次参赛后,往后每四年的亚运台湾都缺席铁人三项项目,曾经参加亚运是我追求的梦想,但一次次被打击,而每次收到的讯息都是前一届第四名的成绩为标淮,但在专业的铁人三项竞赛,以成绩做为标淮是不合理的,这牵扯各项环境、场地、气候、路线等因素,这个理由决定是在体育署整体制定亚运的标淮,而非铁人三项协会所能改变的,因此2010亚运年我与许多铁人为了这个制度,参加各项比赛,努力争取表现,希望成绩达体育署标淮,但事与愿违,最终还是失败,挫败及失落不断衝击,但当时协会的工作人员仍非常鼓励我们,甚至希望说服体育署铁人三项可以另外制定更客观的标淮,让选手参赛,这些努力没有成功,但我相信大家尽力了,归咎一切还是自己实力不够。
现今有机会担任教练,从中了解现在的选手非常幸福,比赛赛事的多元,出国比赛、移训的机会丰富,进修、升学管道众多,各赞助厂商资源投入,最重要的是每年铁人三项都有潜力及优秀选手的培训,寒、暑假期都会规划移地训练甚至出国执行,这些在年轻选手上的培育,大家也尽心尽力,但当资源丰富了机会多了大家选择也变广了,2017年我有幸与刘大伟教练、谢昇谚教练共同担任潜力教练,同时规划一连串的移训及比赛,每件事情的安排都是绞尽脑汁并亲力亲为,但遴选出的潜力选手愿意配合的不到一半,这是我的感概,环境资源更多了,协会及教练时间更是大力投入,但感恩的表现少了,自恃的态度多了,抱怨的声音更大了。
当我选择铁人三项运动的那一刻,我从不后悔这个选择,因为这样的决定,改变许多曾经我的以为(大学毕业后我以为自己会成为特教老师),一路走来我最大的支持者绝对是铁人三项协会,从一个喜欢这项运动的大学生,引领至目前生活中的一切,只有由衷感谢没有之一,目前有许多人跟著我们一起努力、一起投入、一起疯狂,不外乎都是为了梦想还有大家的希望,我的梦想是台湾铁人三项运动未来十年可以培养许多世界前100名的选手,并在所有运动赛会上(全中运、大运会、全运会,各赛事距离不同)都有铁人三项项目,让各阶层所有选手都有舞台展现,但最大的希望是大家真心的热爱这项运动,不分你我的共同付出,台湾太小,只能团结,有一天走出台湾,希望大家讲到台湾都能联想到铁人三项的我们。」

内容由William Hill收集并整理:www.lz-ly.com

News Report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